林凡和史小诺的爱情

摘要

[db:摘要]

林凡和史小诺的爱情堪称传奇,而他们的相遇也富有戏剧色彩。林凡是个建筑工人,那日正在工地上因用料问题和工头争执的时候,投资方代表和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走过来,简单地询问了情况,果断地做出了和林凡一致的决定,于是工头不再坚持。而林凡也长舒了口气,下了楼,在街边点燃一支烟作短暂的休息……
投资方身边的那个人正是史小诺,她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助理,那天是特意陪公司的一个大股东兼代表来考察厂房建筑情况的。他们在解决了方才的争端后,又把老板的意见转述给了工头,于是便驾车离去。史小诺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,车子开始行走的过程中,她随意向外看的时候就发现了林凡你正在低头抽烟。那一刹那,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复杂的情感。
因为工程即将完工,董事会各方都要求对此工程进行最后的检查,史小诺便三天两头被派出陪那些人去工地。于是,她经常可以见到林凡,但双方并不打招呼——对建筑工人来说,工作地点的频繁更换让他们无心去结交朋友;而对史小诺来讲,像她这样的小白领交友的范围中,是绝不会出现工人这个职业的。
不知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,在工程完工并顺利交接后,他们竟然在一家餐厅相遇。史小诺礼貌性地走过去和他打招呼,但林凡显然已经不认识她了,在他的脸上写满诧异:你认错人了吧?史小诺甚是尴尬,但不忘告诉他他们在哪见过。林凡在沉默片刻后,终于醒悟:噢,我想起来了……那天他们是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。饭后,留了彼此的联系方式。
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联络。这个社会有时候现实得让人难以理解,除非有利益关系,否则再见面的几率几乎为零。史小诺也承认,她最初给林凡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,确实是有求于他。小诺的老家在农村,弟弟快结婚了,家里准备盖房子,打来电话问小诺有没有认识土木工程系的同学,让他为家里设计一套图纸。因是第一次盖房子,想一下子就盖到心上。听村里那些有文化的人说现在大学里就有这个专业,于是打来电话问问小诺。小诺本想拒绝,但又不想让父母失望,于是说我问问吧,就挂了电话。
但就在挂电话的那一瞬,她突然想到了林凡。虽然她知道林凡本人可能不懂设计,但他就是做这种建筑工作的,一定认识什么人。于是在手机里查到他的号码,打过去,就听到了他的声音;您好,请问您是?史小诺就自报了家门。电话那头似乎沉默了几秒,然后开口:噢,我知道了。找我什么事?史小诺就把情况给他讲了,没想到林凡问;你明天有空吗?我们见了再谈。遂挂机。弄得小诺一头雾水,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第二天,林凡如约到达了史小诺之前告诉他的地点——上岛咖啡屋。史小诺已经到了,见他来了,随即起来,等他坐下,自己才又坐下——这几年的助理工作已经让她学会了待人接物的行为举止,并将其践行得恰到好处。他们的谈话是在点了咖啡后开始的,林凡一上来就直奔主题,问是什么样的老房子,想要建成一种什么式样的,关于朝向,方位等问的面面俱到,史小诺一一作答,她在这次会面之前已经和家里通了电话,询问了具体情况。
林凡问完这些,低头思索了一会,然后抬起头,迎着她的目光:其实我就会设计图纸。只是怕你不放心……史小诺的眼中有了惊异的光:什么?你会设计图纸?在得到林凡的肯定回答后,她似乎还有些不大相信。在她看来,建筑工人就是建筑工人,他们只会出卖体力,怎么能和“设计”这么高雅的词汇扯上关系呢?林凡继续:其实我一直在自学,以前的一个老师教过我一些这方面的知识,但他现在已经去世了。这些年,我在工地上赚来的钱都用来买设计类的书籍了,我的水平现在应该不错了。你可以让我做一下尝试吗?
史小诺就是在那个时候才开始细细打量面前这个大男孩的,他的质朴,他的坦诚让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吐出了两个字:当然。正是这两个字让她之后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
因为图纸的问题,他们见面的次数开始多起来。林凡根据史小诺的意见和建议一遍遍地对已经做好的图纸进行修改,尽管繁琐,但因为是他的第一次尝试,力求做得完美无瑕,所以对主人的吩咐,也是样样照办。在终于将做好的图纸郑重地交到史小诺手里时,他长舒了一口气。
没想到会再次接到小诺的电话。他以为她交给他的差事已经完成了,而且他确信自己所做出的设计丝毫没有问题,这个电话让他措手不及。电话那头的小诺显得有些兴奋:我们家里人都说你设计的非常好,所以我决定请你吃顿饭!饭局设在一家有名的中餐馆,小诺先开口了:本来想请你吃西餐的,又怕你不习惯,所以……什么都行,我不讲究。林凡接过话去:吃什么对我都一样,能填饱肚子就行。史小诺的笑有点勉强,她在林凡的对面坐下。
餐点很快上齐,史小诺为了表示感谢,频频给他夹菜,而林凡也是“来者不拒”,什么都吃,而且吃得津津有味。史小诺突然对眼前这个男人充满了兴趣,她把话题移到他的家庭上:你有兄弟姐妹吗?父母都健在吧?林凡正在夹菜的手明显抖了一下,菜又重新掉到了盘子里。他的回答让她大吃一惊:我父母都已过世,没有兄弟姐妹。到那时,史小诺才明白自己问错了话,而他的回答让她知道这是他的痛处。她慌忙道歉,虽然林凡答道:没关系。但她看到他的脸色已经开始变了。
也许是出于同情,也许是感恩,她和他正式成为了朋友。史小诺必须得承认,和林凡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,而且这种快乐不加任何修饰。他们登山的时候,林凡会突然把她推到悬崖边,然后又伸出手拉她到安全地带,在她惊魂未定之时,他便会说:和你开个玩笑,不介意吧?介意又如何,事实已经发生了!她在心里也有埋怨,但奇怪的是,她对此并不反感,或者说林凡的恶作剧让她的心里很温暖。
史小诺的人生经历太过平淡,从小学顺利读到大学毕业,又应聘到这家知名公司做总经理助理。在别人看来,她是生活在光鲜中的人,可是只有她心里知道,每天下了班到达自己租住的房子时,她的心里有多么失落——不是物质上,而是精神层面。她的很多思想都与众不同,而且是个倔强的人,朋友几乎没有。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没有让她能提起兴趣的事情或是人,除了工作。
但林凡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,她不明白像她这种人怎么还有人愿意和她做朋友,并一起出去玩。但想归想,有个人陪伴总是好的。她一个人住偌大的房间,经常会出现一些小问题:如水龙头坏了,电灯不亮了……从前她都是打电话请物业来,但现在这些活都包在了林凡身上,看得出来他乐此不疲。
史小诺的心开始一点点融化,她隐隐感觉自己已经爱上林凡了,但很快她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:这怎么可能?一个堂堂名牌大学毕业生怎么能和一个建筑工人谈恋爱?传统的思维让她觉得自己真是犯傻了,她应该拥有一份高贵的爱情,她的爱人应该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学者或是艺术家才对。
但是,她掉进去了。感情这种东西,原本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,相爱是自然的事情。史小诺相信——她爱上林凡了1这种爱让她备受煎熬。日日夜夜的思考终于把她搞得病倒在床。于是请了假,在家休息。
林凡是第一个来看她的人,也是唯一一个。这对史小诺真的没有什么,她已经习惯了孤独。但林凡的嘘寒问暖还是让她感动。他在厨房里为她做糯米莲子羹,然后坐在床边一勺一勺地喂她喝……她的泪在一瞬间汹涌而下。她抓住林凡的手:不要离开我。林凡笑笑,拿开她的手,去厨房洗碗,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……
没想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前的一切让她大吃一惊,林凡手捧一支玫瑰,单膝跪地,面朝着她,玫瑰花已出现在她的面前。他开口:小诺,嫁给我吧。史小诺的泪再次涌出,这次是幸福的泪,她伸出手,把它放在林凡温暖的手心里,然后一字一顿地说:我答应。
两人的爱情由此展开,所有的语言相对于他们的幸福来说都无足轻重,他们将这场爱情演绎得如火如荼,没有人能看的出来两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。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年代,几乎所有的感情在物质的冲击下都支离破碎,唯有他们还在用心经营着这份爱。
年底的时候,林凡通过了建筑师考试,拿到了建筑师资格证书。从此,他可以用自己掌握的东西来为别人设计房子,做自己热爱的事业。而史小诺也从总经理助理晋升为分公司经理。各自的事业都达到了巅峰,难免要四处奔波——出差,应酬……但史小诺从未感到过累,因为对她来说,精神上的东西才最最重要。
每晚,史小诺都为林凡留一盏灯等他归来。林凡在忙完所有事情之后,总是迅速赶回家,洗漱完毕,关灯,上床,然后把史小诺温暖的身体拥入怀中……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